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第一次按摩3P经验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0-03 08:43:19   


    3P经验第一次的3P经验是在中部地区,由于先前没有经验,也怕在自己的县市会遇到熟人,于是就挑外县市尝鲜。

    与许多有此幻想的人一样,我们夫妻第一次尝试这种性游戏也是同样犹豫再三,深怕会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,最后我与妻子达成协议,只要对方条件不好,或是感觉不好,随时都可以喊停,在这种前题之下,我们总算拨了电话。

    在等待的过程中,气氛似乎有点灼热,那是混合了期待与不安,同时又急于想要让平日两人的性幻想快点儿成真的心情。妻子显然比我更犹豫,毕竟要在陌人男人面前赤身裸体,甚至要接受两个男人的奸淫,对单纯的她来说,似乎有点太过。她问:“你真的要让我被别的男人干吗?”我说:“只要你不喜欢,我们随时可以停止。”

    男师终于来了,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并不特别帅气,但感觉还算干净。他一看我们的阵仗,心里大约也明白了几分,但职业的妓男果然还是见过世面,并不急于性戏。

    当时妻子躲在被窝里,仅着内衣裤而不敢起身,甚至连眼睛也不敢张开。男师体贴的问:“是喝多了点儿,头痛不舒服吧?”以化解三方的尴尬。

    他从妻子的头部先按摩起,再慢慢延伸至颈子,而后并不急着脱下妻子的胸罩,反而是先要妻子俯卧,再渐渐拉下被子,按摩她的背部。男师借口精油按摩会弄脏衣物,于是将妻子的胸罩解了下来……

    由头至脚的按摩,妻子身上的衣物总算被脱光了,但由于不是突然在男师面前裸身,加上男师按摩技巧不错,几番肉体触碰之后,妻子也慢慢习惯了男师的手指动作。十多分钟后,男师要妻子翻过身来仰躺,妻子虽然羞红了脸,但并没有太多别扭。

    第一次玩3P时,我与妻子都还年轻,男师看到妻子正面的裸体,也不禁要垂涎。他将手掌缓缓在妻子的乳房上来回抚摸,并轻舔妻子耳朵及颈子,我也同时舔舐着妻子的乳头,将妻子逗弄得躁热不堪,下身湿了一大片。当男师舔到妻子的阴户时,妻子发出一阵销魂的呻吟,一只手握着我的阴茎,另一只手则紧抓的我的肩膀。

    除了舔舐之外,男师间或浅浅的将手指插入妻子阴道中缓缓抽动,把妻子弄得淫声连连。我见时机成熟,轻声的问妻子:“要不要让他进去?”妻子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    男师的肉棒怒耸挺立,我请他戴上保险套。

    就是这一刻了。我们夫妻平日做爱时,偶尔会幻想她被别的男人奸淫,而就在稍后,真的会有一根陌生的肉棒,插入我妻子的阴道里,我会吃醋?还是兴奋居多?我摸了摸妻子的阴户,温热潮湿,也许此时,她最需要的就是一根坚挺的肉棒,至于肉棒的主人是谁,似乎不是那么重要。

    男师抬起妻子的双腿,将肉棒对准她的阴户,腰身一沉,就这么插入了我妻子的体内。

    我燃了根香烟,退到一旁的沙发上,看这个陌生的男人插我妻子,看我的妻子被陌生男人奸淫。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微微的醋意中有着刺激,同时更满足了妻子在别的男人身下会有什么样反应的好奇。

    男师起先并没有用力,只是缓慢地将他的肉棒插入妻子的阴户,再缓慢地抽出。看着妻子的阴户在陌生男人肉棒抽插中一张一合,时而挤出淫秽的汁液,而我却冷静地观赏着活生生的春宫。

    男师慢慢加重了他的力道,妻子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地大声淫叫了起来。我走近妻子,将坚挺着的阴茎塞入她口中,如此一来,她娇美的肉体总算同时容纳了两支男人的阳具:一支是她老公的,另一支则是不知道哪个野男人的肉棒。

    男师示意我平躺,要妻子像母狗一样趴着,就在妻子将我的阴茎再度含入口中的同时,男师也将他的肉棒肏进妻子的淫穴里。就像所有A片中的景象一样,一个女人同时承受两个男人的奸淫,唯一不同的是,我是其中的一个男人,而同时被两个男人干着的,却是我的妻子。

    男师快速而用力地干着我妻子,肉对肉碰撞发出了“啪啪”的淫糜声,而妻子口中含着我的阴茎,只能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地发出被干的悲鸣。

    男师从妻子背后伸出双手,握住妻子的乳房,我看着妻子的乳房被别的男人抓捏变形,心中兴奋到极点。此时,男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似乎是催促他时间已到,他匆匆说了几句后就挂断,并表示不需要理会。我想,也许是妻子的肉体太令他沉迷,毕竟要碰到一个真正只是纯粹追求性爱的夫妻,并且女方还是漂亮可人的年轻女子,是可遇不可求的事。

    后来男师示意妻子坐在床边,并要我拨开妻子的阴唇,让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是如何将他的肉棒插入妻子的阴道。几番抽送之后,男师拔出他的肉棒,褪下保险套,将精液射在妻子的大腿及肚子上,到了高潮。

    我点了些钞票,还不待他离开房间,就将我的阴茎插入妻子的屄里。妻子阴道内与平日不同,相当的温暖并且潮湿,好像还留着别的男人冲撞过后的痕迹。男师临走前要我们好好享受,他则关上房门自行离开。

    “被两个男人同时干,爽不爽?”我一边肏着妻子,一边问她。

    “眼睁睁看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翻来覆去的干,你爽不爽?”妻子回答。

    我们俩在人性、道德、礼俗、禁忌等多重矛盾冲击下,双双达到高潮。


    3P经验第一次的3P经验是在中部地区,由于先前没有经验,也怕在自己的县市会遇到熟人,于是就挑外县市尝鲜。

    与许多有此幻想的人一样,我们夫妻第一次尝试这种性游戏也是同样犹豫再三,深怕会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,最后我与妻子达成协议,只要对方条件不好,或是感觉不好,随时都可以喊停,在这种前题之下,我们总算拨了电话。

    在等待的过程中,气氛似乎有点灼热,那是混合了期待与不安,同时又急于想要让平日两人的性幻想快点儿成真的心情。妻子显然比我更犹豫,毕竟要在陌人男人面前赤身裸体,甚至要接受两个男人的奸淫,对单纯的她来说,似乎有点太过。她问:“你真的要让我被别的男人干吗?”我说:“只要你不喜欢,我们随时可以停止。”

    男师终于来了,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并不特别帅气,但感觉还算干净。他一看我们的阵仗,心里大约也明白了几分,但职业的妓男果然还是见过世面,并不急于性戏。

    当时妻子躲在被窝里,仅着内衣裤而不敢起身,甚至连眼睛也不敢张开。男师体贴的问:“是喝多了点儿,头痛不舒服吧?”以化解三方的尴尬。

    他从妻子的头部先按摩起,再慢慢延伸至颈子,而后并不急着脱下妻子的胸罩,反而是先要妻子俯卧,再渐渐拉下被子,按摩她的背部。男师借口精油按摩会弄脏衣物,于是将妻子的胸罩解了下来……

    由头至脚的按摩,妻子身上的衣物总算被脱光了,但由于不是突然在男师面前裸身,加上男师按摩技巧不错,几番肉体触碰之后,妻子也慢慢习惯了男师的手指动作。十多分钟后,男师要妻子翻过身来仰躺,妻子虽然羞红了脸,但并没有太多别扭。

    第一次玩3P时,我与妻子都还年轻,男师看到妻子正面的裸体,也不禁要垂涎。他将手掌缓缓在妻子的乳房上来回抚摸,并轻舔妻子耳朵及颈子,我也同时舔舐着妻子的乳头,将妻子逗弄得躁热不堪,下身湿了一大片。当男师舔到妻子的阴户时,妻子发出一阵销魂的呻吟,一只手握着我的阴茎,另一只手则紧抓的我的肩膀。

    除了舔舐之外,男师间或浅浅的将手指插入妻子阴道中缓缓抽动,把妻子弄得淫声连连。我见时机成熟,轻声的问妻子:“要不要让他进去?”妻子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    男师的肉棒怒耸挺立,我请他戴上保险套。

    就是这一刻了。我们夫妻平日做爱时,偶尔会幻想她被别的男人奸淫,而就在稍后,真的会有一根陌生的肉棒,插入我妻子的阴道里,我会吃醋?还是兴奋居多?我摸了摸妻子的阴户,温热潮湿,也许此时,她最需要的就是一根坚挺的肉棒,至于肉棒的主人是谁,似乎不是那么重要。

    男师抬起妻子的双腿,将肉棒对准她的阴户,腰身一沉,就这么插入了我妻子的体内。

    我燃了根香烟,退到一旁的沙发上,看这个陌生的男人插我妻子,看我的妻子被陌生男人奸淫。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微微的醋意中有着刺激,同时更满足了妻子在别的男人身下会有什么样反应的好奇。

    男师起先并没有用力,只是缓慢地将他的肉棒插入妻子的阴户,再缓慢地抽出。看着妻子的阴户在陌生男人肉棒抽插中一张一合,时而挤出淫秽的汁液,而我却冷静地观赏着活生生的春宫。

    男师慢慢加重了他的力道,妻子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地大声淫叫了起来。我走近妻子,将坚挺着的阴茎塞入她口中,如此一来,她娇美的肉体总算同时容纳了两支男人的阳具:一支是她老公的,另一支则是不知道哪个野男人的肉棒。

    男师示意我平躺,要妻子像母狗一样趴着,就在妻子将我的阴茎再度含入口中的同时,男师也将他的肉棒肏进妻子的淫穴里。就像所有A片中的景象一样,一个女人同时承受两个男人的奸淫,唯一不同的是,我是其中的一个男人,而同时被两个男人干着的,却是我的妻子。

    男师快速而用力地干着我妻子,肉对肉碰撞发出了“啪啪”的淫糜声,而妻子口中含着我的阴茎,只能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地发出被干的悲鸣。

    男师从妻子背后伸出双手,握住妻子的乳房,我看着妻子的乳房被别的男人抓捏变形,心中兴奋到极点。此时,男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似乎是催促他时间已到,他匆匆说了几句后就挂断,并表示不需要理会。我想,也许是妻子的肉体太令他沉迷,毕竟要碰到一个真正只是纯粹追求性爱的夫妻,并且女方还是漂亮可人的年轻女子,是可遇不可求的事。

    后来男师示意妻子坐在床边,并要我拨开妻子的阴唇,让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是如何将他的肉棒插入妻子的阴道。几番抽送之后,男师拔出他的肉棒,褪下保险套,将精液射在妻子的大腿及肚子上,到了高潮。

    我点了些钞票,还不待他离开房间,就将我的阴茎插入妻子的屄里。妻子阴道内与平日不同,相当的温暖并且潮湿,好像还留着别的男人冲撞过后的痕迹。男师临走前要我们好好享受,他则关上房门自行离开。

    “被两个男人同时干,爽不爽?”我一边肏着妻子,一边问她。

    “眼睁睁看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翻来覆去的干,你爽不爽?”妻子回答。

    我们俩在人性、道德、礼俗、禁忌等多重矛盾冲击下,双双达到高潮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