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百凤宫...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0-03 08:43:14   


    冷风袭人,一个月黑风高的三更天。
      一向有世外桃源之称的「百凤村」,这夜里穷然罩上了一片愁云惨雾,那是因为°°
      「咻咻咻……」一条条黑衣人影,大约有十数名的黑道高手,突然逼近了这个世外桃源的「百凤村」。
      这十几名黑道高手,渐渐到了沉睡中的百凤前。
      当中带头的一名短小精悍的中年壮汉,手忽一挥,大伙儿立即停下了脚步,却见他阴阴的冷笑道︰「弟兄们,听仔细了,留下财色,其他一律格杀勿论。」
      「遵命!鼠老大。」
      群邪响应一声,又见短小的中年壮汉,忽仰头向天一阵狂笑道︰「五年了,神州铁捕呀,咱十二星相兄弟,今日连本带利讨债来了。」
      言下,手又一挥,低吼了声︰「杀!」
      「咻咻!」
      一条条如狼似虎的身形,夹着刀光剑影,恶狠狠的扑入百凤村内。
      立刻,百凤村内,如鬼哭神号般,遭受一次空前大浩劫。
      那十二星相黑道高手,分路残有、打劫,并狂施暴淫,就连七、八岁的女童也不放过,就地奸淫,活活的弄死几个女童。
      「轰──」一声巨响鼠老大带着牛、虎兔、龙等五名凶神恶煞,闯入了一间江色大院。
      「哈哈,神州铁捕,五年前,咱们兄弟中你鬼计,误饮迷酒,而受捕入狱,咱们受苦狱极刑,几乎丧命,而于三年前逃了出来,我等你也已三年了,想不到你在此享福,嘿嘿!前后五年,总该有个了结了!」厅房中,他面对一个中年文士,狂吼着。
      中年文士乃神州铁捕,当年为官总捕头,以计逮捕了十二星相归案,想不到他们逃狱找上门来了。他大惊的道︰「你……你们究竟想怎么样,如今我已退出官门,并一隐民……」
      鼠老大大喝道︰「住口,若不是你害得我们兄弟入狱受苦,咱也不会找你算帐,你想退出官门享福,哈哈!休想!」
      「你,你待如何?」神州铁捕额上冒汗,手中剑紧紧握着。
      鼠老大怪笑道︰「我待如何吗?嘿嘿!告诉你,得罪咱十二星相的后果,即是连本带利一起清算。」
    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      「嘿嘿!咱的报复法嘛……」鼠老大鼠目向身后弟兄一扫,淫声说道︰「牛二,你说!」
      牛二忙道︰「是,鼠老大!咱牛二最喜那『老牛吃嫩草』,就用大鸡巴收拾那些小嫩穴们,哈哈……」
      「鼠老大!咱虎三就吃掉那老穴吧!哈哈……」群邪怪笑着。
      神州铁捕只气得是喝一声,手中剑劈上。
      「当!」的一声,鼠老大手中刀迎上,大喝道︰「弟兄们,不用留情,大干一场吧!」
      「嘿嘿!哈哈……」淫笑声中,他们立即展开行动。
      不一会,只闻一阵哭啼尖叫声,以及阵阵的淫笑声。
      「哇!救命呀!强奸人呀!」
      「哎呀!放手……放手!」
      「妈呀!插破肚子了。」
      「爹!爹!救命,呜哇哇……」
      屋内传出阵阵女子惨叫声……
      「嘿嘿!好嫩的穴,好一个小嫩穴,嘿嘿……」
      「哈哈!别挣,干进去就痛快!」
      「爹!爹!」
      一声声嫩叫,屋内跑出两名十三、四岁的女娃儿。
      「小梅儿!小艳儿!」
      神州铁捕瞪眼惊叫中,一个不慎,身上中了一刀。
      「唔哼!」神州铁捕悉哼一声,已负伤跌坐于地。他睁着一对怒目,看着一幕惨案……
      只见他两名小女儿,尖叫吠声中被追出来的牛老二左右抓住,接着撕光她们的衣服,露出嫩体来。
      「嘿嘿!老牛最爱吃嫩草,好嫩,妙极了!」牛老二兴奋的淫叫着。
      裤子一拉,露出又粗又长的大鸡巴,不由分说,按住一位小嫩娃娃,硬生生的撑开她的大腿。
      女孩哭的死去活来,牛老二却叫着︰「好嫩穴!」他提起了鸡巴,猛朝嫩穴中挺了一下,「吱」的声,插入了半截。
      「妈呀~~」女孩惨叫一声,即痛死过去。
      
    百凤宫(2)
      「天呀!你们这干没人性的东西,我那小梅儿才十三岁呀!天呀!」
      屋内又奔出一个女人,是一个中年美妇人°°神州铁捕之妻卢氏娘子。
      卢娘子奔出来,竟一丝不挂的露着雪白的肉体,她一路哭着,后面紧跟着另一名恶煞°°虎老三。
      「还没干得你痛快!」虎老三也赤着下身,挺着鸡巴,从后抱住卢娘子的肉体,就地一按,大鸡巴插入了穴中。
      「呜呜……你们食言,你们说只要我依了你们,你们就放过我的女儿的呀…呜呜……」卢娘子大哭大叫着,拼命挣扎着。
      虎老三拼命的按着她抽插,一面淫笑道︰「大宝贝,这可不能怪我,怪只怪牛老二爱吃嫩草,不过你放心,咱们玩个痛快决不吃那小嫩穴就是,嘿嘿……」
      那另一边,牛老二吃了一株嫩草,心犹不足,拉住另一个小女孩,在她狂呼惊叫声中,大鸡巴又插了进去。
      「哎呀!啊~~」
      「小艳儿!小艳儿!天啊!」卢娘子一面挨插,一面惨叫不已。
      在内房中──
      另两名恶煞,兔老四和龙老五,杀人如麻的,把宅中所有男仆,幼童统统杀光,并打劫财物。
      神州铁捕负伤在地,心中惨然,怒愤交如。
      只见那鼠老大,这时也自拉下裤子,挺出了粗大的鸡巴,淫笑道︰「神州铁捕,探咱十二星相弟兄们给你连本带利的大清算,你接着看好戏吧!嘿嘿!」鼠老大怪笑着。
      牛老二和虎老三忽然抽出鸡巴。
      牛老二忽怪叫说︰「神州铁捕,你看清了,咱鼠老大的嗜好,就是……」
      「嘿嘿!就是『老鼠生来爱打洞』,不过却是爱打后洞,嘿嘿!」鼠老大淫声接着说,一对鼠目放射奇光,挺着特大号的鸡巴,竟扑向女娃儿的小屁股去。那粗大的鸡巴在一阵狂插中,硬生生的开了女孩的屁股眼。
      他疯狂的抽插着,女孩突的痛醒过来︰「啊……」可是,一会她又痛死过去了。
      鼠老大却来呵呵的笑道︰「好……好穴……够紧!呵呵……咱鼠老大钻女人的屁股眼儿………嘿嘿妙……好妙……」
      一会儿,在女孩的屁眼中翻出了血来了,鼠老大抽出鸡巴,而肉枪又挺向另一名女童。
      卢娘子颤抖的喊道︰「天呀!你们这些魔鬼……恶魔……色鬼……」
      她身后,按着她的虎老三,「拍」一声打了她一下肥白的屁股,淫荡的嘻嘻笑着道︰「大娘子,你别眼红,你小女儿尝过了,就快轮到你了,并且,鼠老大会格外让你舒服的。」
      卢娘子惊叫着︰「不不不!你们这群天杀的贼……」卢娘子几手发狂的拼命大摆屁股。
      「啪啪……」一声声肉响,鼠老三也拼命的打着她那迷人的大白屁股︰「鼠老大,快给她杀痒吧,这骚娘子痒得快发炸了,呵呵… …」虎老三狂笑说着。
      鼠老大嗜好淫弄女人的后庭,卢娘子之大白肥美的后庭,又那奇淫狂形浪摇中,只激得他猛干。
      他大叫着说︰「好屁股!」
      只听「噗吱」一声,那大鸡巴一下子就插入大半根。
      卢娘子杀猪似的狂叫了声︰「妈!」
      鼠老大疯狂的干着她的小屁眼儿。
      「哎呀……哎呀……天杀的贼……哎呀呀……插破屁股………哎……插死人啦……」卢娘子疯狂的呼叫着,骂着。
      鼠老大干得十分合味口,只顾拼命的干着,插着。突然,他向牛老二和虎老三盯了一眼。他们同时会意的淫笑着走过来,左右站定,两人手上个拿着一把小尖刀,那尖刀就狠狠刺向卢娘子的屁股上。
      「哎呀~~」卢娘子大叫一声,那屁眼儿一阵猛缩收──
      那深插入屁眼内的大鸡巴,只被夹得十分的舒畅,不由叫道︰「好……好劲儿… …再夹……夹断咱的鸡巴!」鼠老大痛快的吼着。
      左右再名恶煞,立刻又举尖刀向卢娘子刺来。于是,她臀肉痛中便一阵阵收缩着,鼠老大拼命的抽插,射出精水来时,卢娘子的屁股上已是血迹斑斑。
      一旁的神州铁捕眼见着妻女受奸淫惨相,只愤怒得往气血上冲,吐出一口鲜血,而气绝身亡了。
      自然,他的妻女也受尽污辱而随他去了。
      
    百凤宫(3)
      夜入五更天时──
      鼠老大得意的与他的弟兄走出了神州铁捕的宅外后,这个有世外桃源的百凤村,地上一片血迹,惨不忍视。
      鼠老大手下的弟兄们,已收拾尽了村中的人,并且押选了十数名村中美女,准备带回去玩弄。
      鼠老大威吓着她们说︰「你们是劫后余生者,只要乖乖的听话,当不致送掉性命,记着,要好好侍候本十二星相,否则,就有得受的。」
      十几名吓坏美女,默默的,为惜生命,于是跟着十二星相茫无目的地离开了百凤村。
      不久,在天刚亮时,一片惨像的百凤村这时突然从村外疾驰而来两匹骏马,马上的人是两名绝色少女。
      一名娇艳肉感型,年约双十,一名华丽高贵,一身公主宫装打扮,两女匆匆下马,肉感型的哭喊着︰「爹娘──」哭倒在神州铁捕夫妇的身上。
      另一位宫装美女,也哭着道︰「义父,义母,你们死得好惨啊……天……」
      一会儿,肉感女郎从神州铁捕的手掌下,发现地上留字血书,上写︰「十二星相。」
      那宫装美女看了看,银牙一咬,仰天带泪说︰「皇天在上,不论十二星相是何等人物,本宫主今生今世,不惜一切当为义父母报仇雪耻!」
      宫装美女说着,转首又道︰「大凤妹,如今一切节哀顺变,咱们今起设法誓雪此恨!」
      「可是,唉!宫主,以咱们不会武之弱女子,如何为父母报仇呢?」叫大凤的肉感女郎擦着泪说。
      宫装美女一脸坚决说︰「我已说过,不惜一切誓报此仇,咱们弱女子,却有弱女子的武器,并且大凤妹和我定要亲手痛除此人。」
      「这… …这……宫主的意思,是以女色……」
      「对,我要在短期中做出一个令天下武林震惊的美女会,而在这其中查出仇家,雪恨!」宫装美女十足以信心的说着。
      大凤姑娘红晕着娇脸,但一念及父母的惨状,不由银牙暗咬点点头。
      光阴如矢,数月后──
      武林惊传两件事。
      第一件︰出现了一个神秘帮会,名并「集邪会」,召集天下各路邪派人士,名为比武竞选出邪道第一高手,实为正准备挑起江湖大浪。
      第二件︰最今武林人士大感香艳刺激,尤其邪道人士更投所好,此乃原为青楼之一的「凤宫院」,突然宣布另分一院,且均是绝色美女,名为「百凤宫」,而宫主即为闻名江南的第一大美人,也即原「凤宫院」院主千金。
      「百凤宫」专为武林人士所设,凡江湖人士均可到此消遣,来此之人不但可一见江南第一美人,同时可与宫中美女寻欢作乐。
      这一个风和日丽的午时刻,百凤宫大门前,突比往常更热闹了许多。
      这原因是,百凤宫门前突然增设了一个擂台,那擂台的两边标写了两句今人消魂的艳词︰
      右一句上书︰「美人识英雄,玉门为谁开?」
      左一句接词为︰「七日群英会,冠者得美归。」
      从这两句词,可看出此擂台比武,即七天后得冠军者,可获得美人身属,而这美人指的是那江南第一美人百凤宫主。
      因此,今日之会,可说是盛况空前,不会武者,心中好不舒服。
      在进入百凤宫门前,又须经过凤宫院的院门。
      此刻,那凤宫院的门前,站了两名武师,平常即以验明会武者的身份,方可进入百凤宫去。
      那凤宫院门上方,又书写道︰「非武者禁入。」
      如此,那些不会武,又得被挡在门外,望院兴叹了。
      且说这时那凤宫院中,即百凤宫前房,那青楼院中,平时既已热闹非凡,如今更是闹哄哄的。
      楼下酒座一些不会武的,正自相埋怨着︰
      「这实在不公平嘛,怎么连看看比武大会都不行!」
      「书呆子,谁叫你只看书,一点武也不练。」
      「唉!老实说,我只想看看那江南第一美人……唉……」
      「别愁啦!看!那迷人的徐娘来了!」
      群客谈论著,此时从楼上下来两名女子,一身女装扮的美貌少女,随侍着那凤宫院院主,江南第一美人之娘──蓝夫人,从楼上缓缓步了下来。
      那风韵犹存的蓝夫人,媚笑阵阵的全座芳客说︰「各位佳宾切请勿燥︰后房百凤宫今之比武会,于七日后,小女苗秀,当会出来与诸位一见,并且以妙舞一会,一面敬谢诸位长久之捧场。」
      「好哇!」
      「好极了,这才算公平!」
      群客动容豪叫着。
      蓝夫人又点点头,这才又与两名使女回到楼上。
      「喂!书呆子,这回你可称心了!」
      「唔!这还差不多,不过……嘻嘻……这刻儿我又觉得那徐娘子别有一股逗人的消魂滋味。」
      「哎呀!你这淫书虫,竟想一箭双雕吗?」
      「呵呵!你不知,其实从老的看,就如此的逗人心动,那小的,当更是美不胜收了!」
      「呆子,所以才说那小的是江南第一美人呀!」
      群客中又有人低诉着。
      
    百凤宫(4)
      那蓝夫人凤宫院主,年入四十,却是风华依旧,那娇媚十足的迷人秀脸,配上个更成熟的美妇人之? b躯,乳肥臀圆,平时不少的芳客就打她的主意,只是碍于她是女主人身份罢了。
      蓝夫人与两使女上得楼来,忽听一女子叫声︰「哎呀……不行啊……人家吃不消了……哎呀……饶……饶命啊……唉呀……」
      蓝夫人听到,暗想道︰「这是哪来的高手?竟能弄得我凤宫神女如此求情告饶……」
      蓝夫人想了想,老于风情的她,也不禁心神荡样的,不由得从那纸窗中向房内一瞧。这一瞧,只瞧得她面热心跳,春潮泛滥……
      那客房中,好一个风流俊俏的人物,一个身材高大且雄壮无比的青年,除了有一张令异性动心的之外,尤其那腿下之物,既粗且长,且坚硬,无不令那女人看了爱煞。
      那俊俏的汉子,此刻按着神女在床,那胯下之物,毫不容情的,节节狂顶着神女玉门穴开处。捣得神女粉首摆着,浑身浪肉颤抖着,人约因时间过久,阴水抽干了,女人忍不住哀哀哭饶。
      「哎呀……饶了人家呀……妈呀……小穴捣烂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吃不消了呀……哎呀……」
      那男子叫笑道︰「嘿嘿,乖乖的叫一声好听的,就饶过你这浪穴……」
      「好,好听的?」
      「嗯!」
      门外偷看的蓝夫人不由有趣的夹紧大腿仔细一听,却听到︰「……大鸡巴哥哥!」
      「哼!真是的!」蓝夫人娇哼一声,涨红了脸,再那么向内一瞧︰
      哎呀!那神女这会儿浪呼呼的,小嘴一裂一裂的,正含住男人的鸡巴一套一套的,套得男人直挺大鸡巴。
      一会儿,「啧」的一声,女人娇喘吁吁的吐出了大鸡巴,一副又吃不消的可怜相,那鸡巴火红的抖着。
      「哎呀!直抖死人了呀!」蓝夫人忘情的哼了一声。
      两名使女在后吃吃笑着,蓝夫人这才惊觉的回过身来,瞪了两名使女一眼,正待有所言示时,忽然房中又传出女人哭喊︰「娘呀──哇呀──」
      
    惨叫声中,蓝夫人再也忍不住冲入房内。
      「哎喔!客官,这是欢场,不能打人呀!」蓝夫人急叫声中,冲入房内。
      她以为神女未能令客人满意,而引起客人的打骂姑娘。不料,当她定神一看时︰
      只见那俊壮汉子,竟是拿着大鸡巴在强奸女人的屁股,这时业已奸开屁眼,插入了大半截。蓝夫人呆了一呆,却见男人狠狠的又是一顶,「滋」的一声,小肚子狠狠顶到女人肥白屁股下,那奇大的一根肉棒儿已尽根没入。
      「唉呀呀──」女人痛得哭爷叫娘,肉狂抖。
      男人却不管一切的,一面十足刺激的插着奇紧的小屁洞儿,一面视着一脸红潮,进退维谷的蓝夫人。
      「甜姐儿,这花开后庭的滋味,你要尝尝吗?」
      「啊!不,不……客官……本院是有此道……只是…只是另有专供此道… …的姑娘……」
      「呵呵……反正已干了,待会我自会重赏她!」
      「哎呀!夫人……我…我不要……痛死了……唉呀……插屁股这么难受……哎……」神女大呼大叫着。
      她一不留神猛的一挣,「滋」鸡巴滑了出来,那男人跌了一交,神女拼命往后房跑去。
      男人怒极欲追,蓝夫人顾不得羞,急说︰「对不起,客官,请容妇人为你找来挨后庭的姑娘吧!」
      那男子道︰「不行不行……我正一肚子火,等不及了……」
      那男子正欲火攻心,那能等待,想推开她,不想她竟紧紧抱住了他,他不由细看着她︰「咦!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,乖乖,好一个大美人呀……我怎的没有注意到你呢?」
      他索性回身搂住了蓝夫人。
      「哎呀呀……你…你不行……我是本院的夫人呀……喂喂,外面的姑娘快去找后庭的姑娘来呀!」蓝夫人这会儿才心肉跳的叫起来。
      对此俊汉,她本有好感,只是此刻的他已被欲火烧狂了心,她想那后庭从未开过,怎不叫她感到害怕呢?
      「哎呀!我不行,该死的丫头,快去找姑娘来呀!」
      「是是!夫人!」外头的使女见客人发狂似的,忙应着奔去后庭院。
      然而等她们请来姑娘时,却听到杀猪似的大叫︰「哎呀呀!屁股开花了!」
      「夫人,夫人!」两名使女惊慌的在门外直呼。
      那后庭院的姑娘,忙从纸窗向里向里一望︰
      乖乖!但见那夫人,光溜溜的裸着丰满的肉儿,被男人按伏在床上,那肥美的大白屁股,插了一根乌亮的大鸡巴。
      蓝夫人痛得哭喊道︰「哎呀……天…痛死我了……」
      那后庭花的姑娘却笑道︰「嘻嘻!真有趣,院主夫人也后庭开花了。」
      两名使女一听,气骂一声,后庭姑娘才知失言,忙说︰「眼下客人欲狂中,只得快去请护院保镖了。」
      「啊!对了。」两使女如梦初醒,急急下楼而去。
      片刻之后──
      两使女领着高大武师上楼来了。
      但却听到房中呻吟着︰「哎呀……哼……你这个小冤家……开……开了人家后庭……却一泄不顾了……哼……」
      「夫人,我们请来武师了,要紧吗?」两使女伏在门外叫着。
      「去你的,丫头们!」房中,蓝夫人嗔骂了声,却直在哎呀的呻吟着。
      两名武师是粗人,职责所在,以为夫人急难待援,双双硬冲而入。
      奔入一瞧,乖乖!好一副迷人浪相!
      那蓝夫人赤裸裸的苦着媚眼儿,玉手不住抚摸着被干插肿的屁眼儿,那男人却一泄如注的趐睡一旁。
      两名武师睁大了二双牛眼,色迷迷的低呼着︰「夫人!」
      「呀……该死的……出去,出去!」蓝夫人只羞得玉手掩面,一手遮穴,大叫着。
      「是!是!唔……」两名武师忙应了声,临去时,又不禁狠狠盯了一眼夫人那迷人的浪穴,和大白屁股一眼。
      一会儿,蓝夫人整装着衣,出了房门来,红脸发散中,深呼呼的对几名手下的男女说道︰「记着,那色狼醒后,切不可说我的身份!」
      「是──」几名男女手下人,应了声,两名使女忙忍笑跟随着屁股受创的蓝夫人。
      一名使女俟身低询道︰「夫……夫人……那客官怎么不知是你……」
      「哼!这风流客醉了酒,发了狂……少噜嗦……」蓝夫人白了使女一眼。
      「哦!」两名使女这才明白些什么似的,互视一眼,心说︰「难怪他胡搞一通,却原来贪杯,好在他是在迷糊中乱搞,若是让人知道夫人也开后庭花,岂不笑话。」
      两名使女奇趣的怪思着。
      蓝夫人心中却不是滋味,不由低头道︰「记住,此事不可给他人知道!」
      「夫人放心,我们明白的。」
      「哼!哎呀!」蓝夫人回到她卧房时,不慎跌撞了门边一下,摸着肿痛着的屁股,呻吟一声,两使女忍不住笑着。
      「该死的,那个鬼!」蓝夫人气骂了一声,呻吟着伏睡在床。
      两名使女,一名去关紧了门,一名拿出药膏,翻出夫人那迷人的自屁股,给她上药,抚摸那给插翻了的奇肿屁门儿。
      「乖乖,简直搞得不像话嘛!」
      两名使女眼瞧着,心里忍不住嘀咕着。
      蓝夫人伏睡着,芳心中百感交集,又爱又恨的样子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