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入体皮杖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9-21 00:02:23   


    “起床啦,还不起来.”一阵喊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,一看表,7点半,要知道,大学以来我还没在8点前起床过,我揉揉眼睛,朝正在穿衣服的刘宇说:“又是这么早去啊”“废话,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找工作多难”我叹口气,谁让我们刚要毕业就赶上金融危机呢
    起床,洗漱,带上简历等物品,我和刘宇从学校旁的出租屋内出来,两人骑上单车,直奔人才市场而去。
    在人山人海的人才市场挤了一上午,简历也没投出去几份,没办法,我和刘宇的专业实在有点偏门,加上我和刘宇又不优秀,准确的来说是不会“活动”,本来就少的学校保荐名额也被那些系干院干分了。
    两人骑车回来,路上显得有些沉闷,路过一个施工现场时,刘宇突然停了下来。我问“怎么了?”刘宇不说话,四下看看,现在是中午,工地没什么人,刘宇跳下地基坑,在坑脚的土里刨着什么,我下去一看,原来有个小铁盒埋土里,露了个角在外头,刘宇将铁盒刨了出来,铁盒不大,上面有古香古色的花纹,不像凡品,刘宇说“可能是个宝贝,现在没人看见,我们带回去,如果是个值钱的古董就发了.”我想想也是,就和刘宇像做贼一样,带着铁盒回了出租屋。
    到了屋里,吃完饭,我们连忙擦干净铁盒,小心翼翼把铁盒打开,里面居然是个手杖,做工倒挺精细的,手杖两端分别有两个宝石样的东东,一个红色一个蓝色,红的大,蓝的小。看样子值不少钱,两人琢磨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什么,还是以后拿去鉴定鉴定,希望能值大钱吧。看时间不早了,下午还要去学校图书馆找点专业资料,正准备出门,刘宇说这宝贝放屋里不安全,还是随身带着好,我只得随他。一路上免不了聊聊手杖的价值。
    到了学校图书馆,我们要找的资料位于很偏僻的角落,没什么人,我专心的翻找着,刘宇找了会儿,就不耐烦了,从包里拿出手杖把玩,我正准备叫他收起来,突然听见一个很好听的女声说:“咦,这位同学,你这手杖挺漂亮的,哪买的啊?”我们转身一看,眼睛一亮,原来是我们学校的校花,林佳,林佳今年大二,想当年她大一刚入学还在军训的时候,就有不少男生特意跑去操场一睹芳容,的确,林佳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,1米66的身高,清纯姣好的脸蛋,身材却相当劲爆,丰胸翘臀,人又可爱活泼,自然是全校男生的焦点。
    今天林佳穿的紧身短袖T恤配黑短裙,齐肩秀发随意披着,大大的眼睛正好奇的看着刘宇手里的手杖。刘宇抓耳挠腮:“这。。。这个嘛。。。其实不是买的啦”“能给我看看嘛?”林佳礼貌的问。 “哦,当然可以。”刘宇说。要知道,我们这种平凡的男生,平时也就远远望望林佳这样的漂亮女生,找个搭讪的机会都不容易,就算有,人家也不一定愿意理,如今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全校男身心中YY的对象,当然不能拒绝。所以我也默认了。
    林佳接过手杖,仔细的端详着:“真的很漂亮耶,像魔法杖一样,这真的是宝石吗?”说着用手去摸了摸顶端的宝石,我说还不知道,这时,林佳“啊”的轻呼一声,仿佛失力般慢慢贴着书柜坐下,我和刘宇觉得奇怪,问:“你怎么了,是发什么病了吗?”林佳嘴唇动了动想说话,曾经水汪汪的眼睛开始失去生气,然后慢慢闭上。我和刘宇喊了几句仍没反应,有点慌了,我说快找医生,刘宇嗯了声,这时发现林佳的手指仍摸着手杖的顶端,我想去拿回手杖,却发现林佳的手指似乎和手杖粘在一起,扯不开,顶端的宝石突然发出红光,奇怪的事发生了,林佳的身体竟然萎缩了下去,像放气一般,仿佛她体内的内脏骨骼凭空消失了一样,我和刘宇目瞪口呆,眼睁睁看着林佳就这样变成一套皮囊。
    好一阵,我们才回过神来,脑袋“轰”的炸了下----出事了!!!刘宇语无伦次:“怎么办,这怎么办,报警吗,还是快逃吧。”我强制冷静下来想了想,这肯定和手杖有关,这时手杖已经自动脱落了,我四周看看,附近没什么人“快把林佳塞进包里,先离开这。”刘宇手忙脚乱的把已经是一具穿着衣服的皮囊的林佳塞进包里,好在还能放进去,带上手杖,我和刘宇如惊弓之鸟般逃出图书馆,也不知道被发现没有,一路上惶惶不安,不时回头看有人追来没,还差点撞了行人,被一顿臭骂:“怎么骑车的?”


      

    回到出租屋内,两人惊魂未定,忙把门窗关严,喝口水,冷静下来后,我们把林佳的皮拿了出来铺床上。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难道是手杖搞得鬼”刘宇问。看样子他也猜到了。我说林佳是接触到顶端红宝石才变的,我们再试试,说着用手杖顶端触碰林佳手臂,随着手杖划过,林佳白皙的小臂皮上出现了一道裂缝。我和刘宇同时“咦“了一声,又在其他地方划划,没反应。“换一头试试”刘宇提醒道。我用手杖另一头蓝宝石部分划了划,还是没反应,我不死心,又划几次,无意间,划过裂缝,裂缝尽然愈合了,仿佛那裂缝从来没出现过。我们试了很久,确定红宝石可以把皮肤划开一道裂缝,蓝宝石可以把这道裂缝愈合,但使林佳复原的方法仍然找不到。
    “说不定根本就没办法复活林佳了。”我垂头丧气:“杀人了,我们杀人了。”
    “当务之急是不要让人知道林佳不见了。”刘宇说。我没好气的说:“瞒的过初一瞒不过十五,总会被发现的,要不你在这皮囊上划个口子钻进去冒充林佳吧。”刘宇听到这句话眼睛亮了。但我没注意到。
    此后两人沉默下来,由于早上起的早,加上刚才情绪紧张,我有点疲惫,靠着躺椅上迷迷糊糊睡着了,梦里林佳的皮突然浮起来朝我飘来,吓得我不断后退直到贴到墙,那皮越来越近,肯定是林佳来报仇了,我出了一身汗,惊醒了,睁眼,天已经黑了,屋里亮着灯,我忍着刺眼灯光找刘宇,墙上镜子前站了个人,我只看了一眼,却整个人一下弹了起来睡意全无,我第一个念头就是:林佳复活了!
    床边前站着一个窈窕身影,那相貌那身材打扮,正是林佳!我马上想到也许是刘宇找到复活林佳的办法了,可刘宇呢,这小子哪去了。
    正在照镜子的林佳也注意到我了,俏丽的脸上有些慌张,用她那柔美的的声音说:“你醒了啊” 我想不管怎么样先道歉吧:“林佳同学,这事是我们的错,我们真的不知道那手杖有那样的魔力,实在对不起,真是抱歉。。。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。。你的身体没事吧,真是对不住。。。。”林佳怔怔看着我罗嗦嗦的道歉,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柔柔的说:“是我呀,我是小宇啊。”
    “啊?小宇?”我脑子没转过弯来。林佳继续说:“我现在穿着林佳的人皮呢,是不是很逼真啊。”说着,林佳清纯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,目光也低了下去,显得有点不好意思。我这才想起我是对刘宇说过穿上皮囊冒充林佳,难道刘宇真的这么做了,可是,我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美人儿,从白嫩修长的双腿,到纤细的腰,傲挺的胸部,还有林佳那白皙精致的俏脸,,根本看不出一丝破绽。两人体形脸型差别巨大,套上皮囊怎么会如此逼真?
    林佳又笑着说:“我知道你不信,刚开始穿时我也不敢相信。当时我只是试试把手伸进林佳的手臂里看是什么感觉,结果让我大吃一惊,然后我试着整个慢慢的穿上林佳的皮囊,就变成你现在看到的样子了,现在让你见识下吧。”说着,用手杖从她尖尖的下巴向下划到锁骨处,光滑白皙的皮肤裂开一条缝隙,露出里面深色的皮肤,林佳用她的小手抓住下巴裂缝处,闭上眼睛,用力向上橹着,林佳的面部皮肤开始起褶起,我所熟悉的刘宇的脸从下面显现了出来,鼻子,额头,最后整个头都出来了,而林佳的头部和秀发则像帽子一样挂在背后。
    刘宇舒口气,用我熟悉的男中音说:“这下你该相信了吧?”我这才回过神来,喃喃道:“太神奇了!这也能穿进去。”“是啊,穿进去后,就算身形太大不合适,皮囊也能自动把你变成林佳原来摸样,连声音也能改变。”
    看看刘宇的头,再看看他脖子以下林佳纤细的腰肢和胳膊,和曲线毕露的身段,不禁问:“这身人皮一定很紧吧,压着不难受吗?”
    刘宇笑道:“刚开始穿时是有点紧,但好了后,皮肤似乎和自己融合了,完全没有穿着皮的感觉,很自然。”说着,刘宇用他那现在纤白的小手捧握着自己丰满的胸部:“所以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林佳的胸哦~”一边说还一边揉搓着。我大喊不公平,我也要摸,刘宇嘿嘿笑道:“想摸就摸啊,机会难得哦,以前哪敢想啊”说着,故意挺了挺本来就很丰满的胸。


      

    看的我眼睛都直了,于是我也上前摸,这还是我第一次摸女生的胸呢,况且还是如此大的双乳,感觉好柔软,刘宇的手也没闲着,隔着短裙,抚摸着自己鼓鼓的翘臀,我用力捏了捏乳头,刘宇啊的叫了出来:“轻点啊,有感觉的。”我呵呵笑着说:“那里下面也变了?”
    刘宇白了我一眼,“是啊,也变得和女生一样了,怎么?想看?皮囊给你穿,自己看去”
   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    刘宇站在镜子前自我欣赏着,我也坐床上欣赏,以前可没这么近看过林佳,想起刚才那个梦,不由得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腿,看来不是做梦。突然肚子咕咕叫起来,才想起还没吃晚饭,我说:“看 够了没,吃饭去啊,你是打算脱下这身林佳皮,还是穿着去?”

    你说呢?”我想想,带个美女出去吃饭也不错,就说快套上林佳的头部吧,你这个男头女身的怪物。”刘宇笑骂:“去死啦,你自己也不是一直在看。”然后,把背后挂着的林佳人皮头部拉过来,从上往下一点点套下去,直到林佳的脸蛋套准,然后用手杖划过,裂缝愈合,刘宇,哦不,现在应该是林佳,睁开眼睛,随手拢了拢耳边秀发,甜甜的嗓音说:“这下总行了吧.”
    我和已经变成林佳的刘宇并肩走在路上,不少行人投来目光,当然是看刘宇的,我突然发现,刘宇完全变成林佳后,我对她感觉拘谨了许多,刚才刘宇露出自己的头时,我还敢摸她的胸,现在望着她漂亮又清纯的脸,扑闪的大眼睛,我感觉有点陌生。而且,现在刘宇走路的姿势也很女性化了,扭腰摆臀的,加上她说话的口气,我暗想刘宇装的也太像了吧,以前是不是专门学过,可我和刘宇从小一起长大,没感觉他有这个倾向啊。
    “怎么不说话啦?”林佳歪着头问我。
    我说你现在完全是林佳的样子,我总觉得不自然。林佳停住脚步,想了想,认真的告诉我“你只是不熟悉我现在的摸样而已,我还更不熟悉呢,别想那么多,虽然在你面前的是校花林佳,可这漂亮皮囊里面还是那个陪了你18年的兄弟呀,来抱一个就好了。”然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,林佳给了我个香拥,感受着林佳温暖柔软的大胸,我暗想这样其实也不错嘛。走了一段路,我支支吾吾的说:“这个,嗯,我可以牵你的手吗、不怕你笑话,你也知道的,这个,我还没牵过女生的手。。。。”林佳温柔的笑着说:“当然可以啊,瞧你说的,你肯定又见外了。”
    我牵着林佳的小手,到了我们常去的小餐馆,餐馆老板娘一见我就说这么今天来得这么晚啊,眼睛瞄到我身边的林佳身上,“哟,这位标致的妹子以前可没见过啊,啧啧,陈岚你眼光不错啊,怎么没看见刘宇呢,你们不是都一起来的吗。”
    我和林佳目光对视了一下,同时笑了,我说:“刘宇其实来了,就在这里,你再找找。”
    老板娘四周看看,“没看见啊?是还没到吧,要不先多加个菜?。”林佳忙说:“不用了,我们俩吃就行了。”说完埋怨似的嘟着嘴盯了我一眼。我只得说就点这几个菜吧,老板娘又打量了林佳一阵,才转身走开。
    “你呀,存心让我曝光是不是?”
    “没啊,你现在这样子,谁会怀疑你,根本就是如假包换的林佳嘛。”
    “小声点啦,真是的,不过,我虽然知道我现在这样子豪无破绽,但终究有点心虚”
    菜上来,开吃,我往嘴里扒拉饭粒,抬头,突然发现林佳吃饭的样子也很文雅,很有仪态,别人当然觉得很正常,但我知道眼前这举止优雅的美女里面可是男生,而且刘宇是那种大大咧咧不拘小节,扒起饭来连鼻孔里都能塞进饭粒的人。我摇摇头,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刘宇还有这样的“天赋”。
    等吃完饭,已经快8点了,我和林佳走回小屋,路上不免又享受了行人的注目礼,当然,都是给林佳的。到了小屋,关好门窗,我说:“抓紧时间研究,看能否复活林佳。”“嗯”林佳点点头:“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说着开始脱下T恤,望着林佳那洁白的美背香肩,我问你这干嘛?林佳说不脱衣服,我怎么从林佳的皮囊里出来。我恍然大悟,林佳又解开文胸,胸前一对大白兔跳了出来,看的我眼睛都直了。


      

      
    “瞧你哪样子。”林佳白了我一眼,把手杖给我:“帮我在背后划条缝,划长点,我自己来不方便。”我接过手杖,从她雪白的后颈划到下腰。裂开的缝隙里露出刘宇古铜色的后背。
    “这样够了吗?”
    “可以了。”说完,林佳弯着腰,一手抓头发,一手抓住后颈的裂缝顶端,向前扯着,她垂下的头发遮住了面容,但我知道刘宇的脸正在脱离林佳的精致五官。随着刘宇的脑袋慢慢通过林佳的脖子出来,林佳的颈部被撑得很大,直到刘宇的头全钻出来,才恢复,但此时林佳的头和脖子已经空空的了。
    刘宇抓着后背肩膀处裂缝的左边向前扯着,直到他自己的肩膀露出来,接着左手臂也从林佳白藕般的玉臂里滑出来,然后是右边,等肩膀手臂都出来,林佳上半身的皮就都从刘宇身上下来了,接下来就好办了,刘宇捏着林佳皮向下翻卷着,刘宇的腰从林佳小蛮腰后挤出来,好像刘宇的粗腰是被林佳的细腰强行箍小似地。
    刘宇说:“快拿我的裤子来。”“啊?”我没反应过来,
    “我下面没穿内裤啊,等下脱下林佳的下面岂不是~~~~”
    “哦哦”我忙找到刘宇的短裤给他。
    “别看啊。”刘宇说完站床上背对着我,将林佳穿着短裙的臀部拉下,然后抓的林佳大腿皮肤向下翻扯,雪白修长的美腿从上往下一点点变成刘宇那毛茸茸的粗腿。最后,林佳的皮软软的叠在在床上,刘宇穿好内裤,从床上下来。“如何,有啥感觉?”
    “我只能说:我草!”
    “别草了,快研究研究。”
    我和刘宇对着林佳的皮囊又折腾了几小时,什么办法都试过了,甚至还BT得把手杖伸进林佳的私处,期间免不了对林佳品头论足一番,但最终仍然没什么结果,林佳还是一具皮囊静静躺那儿,看看时间10点半了,女生宿舍11点关门查房,很严的,到时候发现林佳不在就糟糕了。
    “怎么办?”刘宇擦了擦汗;“根本没办法啊”
    “我看你还是再穿上林佳的皮先去女生宿舍睡一晚吧。”
    “啊?没搞错吧?”
    “只能这样了,先混过今晚,再说以前你不是也对女生宿舍很向往么,还扬言要单刷女宿舍,现在机会来了。”
    “早知道就不脱了,又要穿。”刘宇嘟嘟囔囔说。拿起林佳的皮囊,抬脚从后腰缝隙里伸进,插进林佳的白嫩大腿里,林佳的腿被涨得鼓鼓的,但等刘宇的腿全进去,脚趾也塞进林佳小巧的涂着指甲油的脚趾头后,变粗变形的腿慢慢复原成匀称修长的原样。
    我就这样看着刘宇将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----林佳 的皮囊慢慢套上,刘宇在套上林佳头部前,突然笑着对我说:“好好看着我哈”
    我很奇怪“看你什么?要看也等你完全穿上变成美女了再看,现在你脖子以下挺惹火,但头和身子不协调啊,挺怪异的。”
    “呵呵,是吗?马上会协调了,不过,到时候你别又对我感觉很陌生哦,嘿嘿。”说完,刘宇将林佳的脑袋套好,我眼前又出现了林佳俏丽的面容。
    刘宇打开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,轻舒一口气,理理香腮边长发,清亮的嗓音说:“嗯!”
    “你嗯什么?”
    “我看我声音变了没不行啊;”
    “。。。。。,靠,看我胸袭”
    “啊,不要啊,啊,够了没,别玩了,啊,你还摸!”屋内传来女生一阵阵的娇呼声。

    我和林佳走在学校里,林佳是全校有名的美女,基本每个男生都认识,一路上每个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,我强装泰然自若,月光洒下照在林佳的身上,将她雪色肌肤镀上一层银白,看上去美极了。我以前也想过和心爱的女生徜徉在月色下,但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。
    “陈岚,真的谢谢你。”林佳突然说到。
    “ 啊,谢什么?”
    “我以为你会笑我变态呢,我一个大男人,扮成。。”对面来了几个人,林佳没再说下去,但我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。
    “晕,说这些话干什么,都18年兄弟了,再说,我也享了福嘛。”我说着,用手做了个抓奶龙抓手的姿势。、
    林佳掩口吃吃的笑出声,小声道:“靠,欺负我啊,哪天我也要你变美女让我摸。”
    “你还要摸别人么,你自己摸自己就行了。”
    说话间,已经到女生宿舍下,我收起刚才的玩笑表情,郑重的对林佳说:“注意别露馅了,你现在无论外貌举止都和林佳无二,你自己就是那个校花林佳,用不着心虚什么。”
    “嗯,应该不会有事的。”
    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我走了。”
    “等下”林佳喊道。
    我转过身说还有什么事吗,却见林佳靠上来,扬起娇美的脸,闭上眼,微微嘟起薄薄的双唇。
    “啊,不是吧,这干什么?”
    “你呀是真傻还是装的啊,这是我给你的奖励啊”林佳跺着脚,嗔怪道。
    我搔搔挠腮:“有人看呢。”
    “那更好啊,有多少人想吻现在的我呢,这样你多有面子呀。”
    “好吧,我没经验的。”
    林佳面带微笑的又闭上眼“你主动点哦。”
    “嗯。”我轻捧着林佳雪白的脸庞,感受着她滑腻的肌肤,她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虽然知道这张美丽的脸下是我的老友刘宇,并不是真正的林佳,但并没影响到我的兴致,我笨拙的慢慢吻了下去,四唇相接的刹那,我感觉林佳的娇躯震了下,她的双唇是那么柔软而温暖,带着一丝少女清香。
    分开后,我发现林佳的俏脸上竟带了一抹春色,星眼朦胧的,沐浴在银白月光下,可爱极了
    林佳双手捧着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:“刚才感觉触电一样。呵呵,你呢。”
    “彼此彼此啦,要关门了,你快进去吧。”
    “那拜拜了。”说完林佳朝我摆摆小手“走好哦”
    “嗯,晚安。”我竟鬼使神差也挥了挥手,加上刚才的吻,别人一定以为是一对小情侣在话别。
    目送林佳消失在视线里,我转过身回去,这才发现周围不少人看着我,有羡慕的,有嫉妒的,有不解的,有叹气的,管他呢,我把手捂在嘴边深吸口气,回味着刚才的香吻,朝校外走去。

      回到屋里,刷牙洗澡,打开电脑玩了会,就准备睡觉了,可是躺床上怎么也睡不着,总觉得一个人无聊了,换做以前,每天晚上我们都会抢电脑用,玩游戏,看A片,睡床上也要聊一阵才睡得着,而现在呢,小宇不在了,他穿着林佳的皮,化身成大美女,拥有了甜美的容貌,曼妙的女体,住进了女生宿舍。
    “也不知道小宇现在怎么样了。”我自言自语道。这时手机响了,我按下接听键,耳边传来林佳的嗓音:“HI,陈岚么,有没有想我啊?”
    靠,是小宇,我忙说:“你在那边如何?”顿了顿,又说:“没什么问题吧?”
    “当然没问题啦,我跟你说啊。”林佳的声音突然小了许多:“我刚才逛了遍这层楼的女生宿舍,大饱眼福啊,呵呵,有些女生在宿舍只穿内衣的。。。。”“我晕,你这无耻家伙,倒是挺会利用机会的,小心被人发现了,你现在周围没人吧。”
    “咯咯,放心啦,我会注意的。”这时,我从电话里头听见另一个女生在问:“佳儿,在跟谁打电话呢?”然后听见林佳说:“哦,是我一个朋友。”接着听见林佳靠近话筒说:“我室友回来了,先聊到这,拜拜。”“嗯,拜拜”电话挂断前,还隐约听见那女生在笑说:“是不是男朋友啊。”
    “唉”我放下手机,长叹一声。刘宇这小子,真是便宜他了,嘿嘿,那群女生也不知道,今晚她们中间有个美女被一个宅男替代了。没准洗澡时会被小宇偷窥哦。”我努力想象着林佳鬼鬼祟祟的样子,总觉得很好笑,慢慢的睡着了。
    第二天,我起来时已经十点了,“怎么这么晚了”我刚想喊小宇你怎么不叫我,才猛然想起小宇在女生宿舍那边呢,我无奈的爬起来,洗漱完。今天学校有场招聘会,虽然明知道希望不大,但总要去碰碰运气。在镜子前摆弄了一阵,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个颓废的宅男,感觉差不多了,就出了门。
    在招聘会现场挤出一身汗,仍然一无所获,招我这专业的单位才3个共计6人,而我们专业有120多个人,想想就觉得前途迷惘,我郁闷的出了招聘现场,在校园小路上散步,感叹这无趣的人生,路过网球馆,无意朝大门里望了下,里面一个身影引起我的注意。
    “咦,那不是小宇么”当然,小宇穿着林佳的皮囊,所以我看到的其实是林佳。此刻林佳正和一帅男对垒,林佳今天穿的白色网球衫和黑色网球裙,露出白嫩的双臂和玉腿。轮到男生发球,林佳握着拍子,弯腰翘臀注视着,她的领口开的很低,此刻从她正面一定能看见林佳深邃的乳沟,果然那男生色迷迷斜眼看了好一阵才发球,林佳奔跑,挥拍中显得很是青春逼人,大力击球不时发出“嗬”的娇呼。我纳闷小宇什么时候会打网球了。校花的吸引力是巨大的,虽然打球的不止这一对,但明显观众都在这一边,林佳打了一会儿累了,出了一身香汗,走下场子,立即有男生上去大献殷勤,又是递毛巾又是递水,我看着那帮男生觉得好笑,如果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充满诱惑力的美女里面其实是个男的,不知道会怎样,恐怕会当场晕掉几个吧,呵呵。
    看起来林佳心情不错,坐在场边,在人群中谈笑风生,不时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,还和几个女生打闹着。望着眼前活泼阳光,开朗自信的靓丽女生,我不由得怀疑这副漂亮皮囊下真的是我那个有点木讷的腼腆兄弟么。我本想上去打个招呼,但看着被众人簇拥着的她,我竟然莫名其妙的没了勇气,真是怪了。我摇摇头,发现林佳的目光似乎朝这边扫来,我连忙转身准备走开,突然听见林佳喊到:“陈岚!”我转回身,看见林佳朝我跑来,后面是一帮人惊诧的目光。
    “你怎么了呀。看见我了怎么都不打招呼。真是的。”林佳跑到我跟前,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。
    我只得干笑几声“看你那么投入,就不想打搅你了。”林佳奇怪的看着我:“什么打搅不打搅的。”然后又说:“来一起玩吗?我们来和他们双打怎么样?”话一出口,那边有几个男生貌似急了,看我的眼神都有点怨毒,看来他们很想和林佳一起打球,但没能所愿。


      
      
    我说不用了,我还有点事要先回去,你自己玩吧。林佳道:“什么事这么急呀?”
    “反正有事啦。”“哎,好吧,我玩一会儿也就回来了。“那我先走了,另外,”我似笑非笑悄悄对林佳的说:“那边有几个哥们好像看我不爽,你快去安慰安慰,免得他们吃醋”
    林佳怔了怔,然后反应过来,笑着啐了我一口:“啊呸~~!”接着小声道:“就是要气死他们,呵呵。“


    回到屋里,百无聊赖,也不知道小宇什么时候回来,打开电脑玩了会游戏,然后逛论坛,常去的那家论坛有人发帖谈论新出的一部恐怖片,这正是我感兴趣的,于是点进去看,有人留言说这片子好恶心啊,尤其是用刀活剥人皮的那段,血淋淋的,下面的一个回复引起我的注意,该回帖说:的确剥下来的带血人皮很恶心,如果换成用化皮巫杖的话,那皮就相当精美了。接下来有人回帖问什么是化皮巫杖,那人说这是古代西方的一个邪教的法器,与人接触就会把人化成一张人皮,而且见不到伤口。回帖纷纷表示怀疑,称太玄乎,但我却震惊了。
    “化皮巫杖,化皮巫杖。”我反复念着这歌词,摇摇头,不会是真的这么巧吧,一看,那人在线,我就发短消息给他:“你好,请问你所说的“化皮巫杖”到底是什么东西,你从哪知道的?”
    消息发出去后,我等了一会儿,就收到回信:“呵呵,说了你也不信,我是看欧洲宗教方面的书籍时偶然看到的,不过是野史,当不得真。” 我忙说:“那能告诉点相关资料吗”
    那人不耐烦了,告诉了我邪教的名字,就下了线。不过总算有个线索了,我开始在网上搜索这个邪教的相关资料,中文资料不多,需要直接看国外的,好在我英语不算太烂,加上翻译器,纵然宗教方面的专业术语教多,也能看懂个八九,但看懂归看懂,在茫茫资料海中找想要的,仍然十分麻烦。
    从找到的信息来看,该教是个隐秘的小团体,成员不多,活跃在公元十二世纪到十三世纪中叶。常有群众报告该教据点发现有大量人皮,但目击者总被权贵们杀害,时间长了,纸包不住火,招来了骑士团的突袭,果然在其地下室的密室里搜出许多精美的,栩栩如生的人皮,见事情暴露,教众们开始反击,但寡不敌众,一一被骑士们杀死,清理战利品时,在一精美的箱子里找到一根手杖,骑士团首领亲自取出手杖,但数秒后化成一堆人皮,后来去接触手杖的骑士们也相继被吸干,于是没人敢去碰那手杖,大家纷纷说这是邪物,那些人皮也是中邪了,就用斧头斩断了手杖,一把火连皮带屋烧个精光。
    后来偶然抓到了个漏网的教众,严刑逼供下,这人交代,那手杖是该教的圣器,本有一对,红顶蓝尾的是阴杖,蓝顶红尾的是阳杖。
    看到这,我终于确定,看来我和小宇拾到的就是红顶蓝尾的阴杖了,舒了口气,总算找到此杖来历了,继续看下去。
    手杖有神奇的魔力,可以将接触到的人吸干,使其化成人皮,而且他人可以穿上人皮,伪装成该人,能拥有该人的习惯,性格。
    此时我恍然大悟,拍着电脑桌喊:“怪不得,我说呢,怎么小宇穿上林佳的皮囊后,言行举止都那么女性化了,原来是人皮的功能。”
    资料中说阴杖只对女性起作用,阳杖反之,骑士团发现的就是阳杖,看到这我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,佛祖保佑,幸亏,我和小宇发现的是阴杖,如果是阳杖,我们早变成人皮了,哎,可怜的林佳,谁叫你不是男生呢。
    那教徒还交代,其实教内的首领们都入替了当时的显赫权贵,教主本是个老头,入替了当时国王的小女儿,一位非常年青貌美的公主。那根阴杖被她随身带着。骑士们对此将信将疑,为了防止泄密,处死了这个教徒,但不久,骑士团骨干们就神秘失踪了,随后成吉思汗西征,这个东欧王国被蒙古铁骑踏平,伴随而来的是屠城,抢掠,历史记载也就到到此为止。此后没有该教的消息。
    资料上说这些是收集的当地的民间传说,但我嘿嘿冷笑,哼,看来,这手杖是蒙古兵抢回来,至于怎么出现在那个工地上,中间恐怕无法考证了,但没关系,过程不重要,要的是结果,总之这神奇的手杖已经到我手里了,想起那个入替了公主的教主,嘿嘿,说不定被蒙古人先奸后杀了。


      
    我又将资料理了一遍,这些是能找到的所有资料了,但我总觉得少点什么,想想,哦,原来是复原林佳的方法。但这些资料里都没提及使人皮复原的方法,看样子,被变成了人皮就不能复原了。以前一直担心找不到复原林佳的方法,现在知道无法复原,我却反而感觉轻松了很多,真是奇怪。
    现在得把掌握的情况告诉小宇,那家伙,穿着林佳的皮,正享受当漂亮女生的乐趣呢。我掏出手机,拨了昨晚林佳打来的号码。
    “喂,阿岚么?”耳边响起林佳娇柔的声音。
    “小宇,我刚刚查到了那根手杖的相关资料,你先回来。”
    “真的吗?那手杖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”
    “反正你先回来吧,这东西一下子说不清的。”
    “好的,我马上回来。挂了哦。”
    我放下手机,一边等待小宇回来,一边思考以后怎么办,正想着,门开了,林佳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她换下了网球衫,穿的白色低领T恤加黑色皮裙,短裙堪堪包裹住鼓鼓的臀部,下面是两条修长的白丝美腿。
    “靠,你也不用穿得这么性感吧。诱惑人嘛”我说道。
    “哈,这样很养眼吧。”小宇似乎很得意,走了过来。“说说那手杖是这么回事。”
    我关紧门窗,然后把我知道的一五一十慢慢告诉他,林佳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小嘴也张开,一副惊奇的表情,当我讲到穿上人皮,可以拥有该人的习惯和性格时,我停住讲话,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宇的反应,林佳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小手抚摸着自己白嫩光滑的脸颊道:“原来这样啊,是人皮的功效,我正奇怪呢,还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天生像女人。”
    我说:“哦?难道你也意识到了?”
    “废话,我又不是真的变态,只不过一开始没注意到而已,你这家伙,肯定早就看出来了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    我大喊冤枉:“我以为你是刻意在言行举止上装成那样的。”
    林佳比我更冤枉:“啊呀,我才没有刻意去装呢,开始我只想顺其自然吧,没想到却越来越像女生。搞得我都有点怀疑自己了”
    我说这样吧,你现在把皮脱下来,我们再看看,林佳想了会,说好吧,看看是不是人皮的功效。
    同上次一样,林佳脱掉上衣,裸露出光洁的后背,我用手杖在她背后划条缝,由于有上次经验,这次小宇很快就从林佳的皮囊里钻出来了,看着刚才还光鲜漂亮的美女褪下自己的皮囊,变成一个相貌平庸的男生,我不由得再次感叹:真是太神奇了!
    小宇脱下林佳的皮囊,去厕所撒了泡尿,看着镜子中真实的自己,叹道:“哎~”
    我笑道:“怎么?是不是习惯了林佳漂亮的容貌,再看自己这张老脸。。”“去死啦~”
    小宇似乎有点急,打断了我的话。
    我忙说开玩笑的,小宇闭上眼,过了会儿,睁开眼说:“嗯,果然,穿上人皮和脱下人皮,前后心境都不一样,以前是没往这方面想过,现在仔细回想一下,差别还是比较大的。”
    我也觉得小宇脱下皮后,还是我所熟悉的样子,说话的语调,走路的姿势等,还是没变。
    我说:“这样看来就没什么问题,那手杖的事我还没说完了,还要听吗?”
    “废话,当然要听。”
    我又接着把后面的事告诉他,说到教主入替了公主,小宇哈哈笑道:“那老头有意思,是不是学我啊。”
    “靠,是你学他好不?也不看看人家比你早生多少年。”
    小宇习惯性的抓腮:“嘿嘿,你继续说吧。”
    我又继续说下去,说完后,小宇等了会儿,问:“没有了?”
    我说是啊,后面就没有那教会活动的迹象了,应该是灭绝了。
    小宇:“那怎么复原林佳呢?”
    我面无表情道:“不能复原了,以后林佳永远是一副皮囊了。”
    “啊,不是吧,那这怎么办?”
    我说这好办,以前是我们太紧张了,现在想想其实很简单嘛,穿上林佳的皮囊,和别人说是去外地旅游,然后找个没人注意的地方烧掉皮囊就是了,顶多报个失踪案。”
    “啊?烧掉?”小宇果然有点舍不得。
    我不动声色的说:“其实你也可以继续穿着林佳的皮囊啊,哪怕彻底代替林佳都没问题。”


      
    小宇没料到我会这么说,站起来:“这怎么行,这,这不好吧。。。毕竟我可是男人。。”
    “呵呵,急什么,反正人皮是可以脱下来的,又不是真的一直扮下去。说真的,我觉得你扮成林佳后,性格变得活泼开朗,人也自信许多。。。。。”
    小宇打断我:“这是受人皮的影响啦,那是林佳的性格。”
    “这不重要,只要过得开心惬意就好。你老实说,变成美女后,感觉还不错吧,起码比宅男强”
    小宇不说话,默认了,然后抬头说:“我靠,我变成林佳,你好又来占便宜是不,你倒想的好啊。”
    我干笑几声,:“我确实有这个意思,大不了,我也穿上美女皮囊,让你占便宜行不,不过我们目光要放长远点,有了这手杖,可以入替个有钱的女人,然后。。。。。。”
    我和小宇一起嘿嘿笑起来,小宇说这未免有点邪恶吧,我撇撇嘴:“如今社会就是这样,老实没出路的,小宇,我们十八年交情了,有些话直说吧,像我们这样的人,无权,无势,没有背景,各方面都不出众,以后的人生只能以平庸无趣来形容,有了这手杖,一切都会改变的。
    小宇深以为然点点头,“对对,就是这样,奶奶的,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我们算很幸运,得到了这样的宝物。前途有望啊,前途有望啊,嘿嘿,想不到我们还有当坏人的潜质”
    两人又是一阵奸笑。
    看看时间,不早了,我和小宇藏好人皮和手杖,去外面吃了饭回来,又讨论了一会儿,两人决定以后手杖一定要收好,不要多用,甚至不要让外人看见,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总之要小心谨慎。小宇说我先去洗个澡,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水声,我把人皮和手杖翻出来,轻轻的的抚摸着手杖,心里想这东西虽然是个宝贝,但多少有点邪气,不知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命运,再看看林佳的人皮,虽然是扁扁的,但掩饰不了那份美丽,我一遍一遍的抚摸着,感受着她的光滑,望着林佳赤裸的白嫩胴体,还有那私处,我心里居然有了想穿上这套美丽皮囊的想法。
    小宇穿上皮囊后,看上去很享受很快乐的样子,我也对穿上人皮的感觉有点向往,心想从外到内都变一个漂亮成女生,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呢,正想着,洗手间水停了,看样子小宇要洗完了,我忙把手杖和人皮收好,假装没动过,重新坐回电脑前。
    “洗得爽啊~”小宇用毛巾擦着头发,从洗手间出来。“你不洗吗,今天有点热。”
    我说当然洗啊,拿起换的短裤和毛巾就进了洗手间,等洗完澡,出来,走进客厅,我靠,小宇已经穿上林佳的皮囊了,也穿上了今天那身性感的衣服,正坐在电脑前呢,见我出来了,回眸一笑:“你洗完啦~”
    我说你动作倒挺快嘛,走近电脑前一看,“啊,这是。。。。你拍的吗?”
    林佳嘻嘻笑道:“昨晚在女生宿舍用手机拍的哦,怎么样,我说过有些只穿内衣的吧,可惜这手机像素低了点,不是很清晰。”
    我一张一张的翻着,“哎,暴露是暴露,不过这些女生没几个好看的。”
    林佳道:“你以为人人都能像我这样么。”说完,扮了个可爱撒娇的摸样,差点没电晕我。
    “我靠,你刚才是故意的吧。”
    “怎么样,很萌吧,呵呵,我自己照镜子,摆各种表情姿势,怎么都看不厌,不过可惜啊~”
    “可惜什么?”
    “林佳虽然漂亮可爱,但已经不是处女了。”说完,林佳叹了口气。
    “不会吧,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  林佳转过头来,脸上泛起清纯的笑容,但一番话说完,我就知道其实人皮里的小宇是笑得猥琐加淫荡:“这个嘛,我昨晚用手指伸进去试过了。”
    我怪叫一声,说你个死色狼,不过,女性自慰时什么感觉啊?
    “个人感觉比男生打炮要舒服,而且时间很长,女生的身体要敏感多了,而且敏感点也多。”
    “你这家伙,倒是研究得很透彻啊。我还没看过呢林佳的私处呢,当然,人皮林佳的不算。”
    “现在就给你看好吗?”
    我说“喂喂,那有女孩子随便给别人看阴部的。不过你脱我就看。”然后猥琐的嘿嘿笑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